首页   关于我们   服务项目   新闻动态   诚聘英才   资料文案   客户须知   联系我们
科研立项
普通科研立项/部省市级/项目申报书/标书/计划书/评职称科研等
结题报告
结题报告/研究报告/阶段报告/成果报告/调研报告/开题报告等
科学基金
自然/社会科学基金/产学研/青年/教育/软科学/863/学科点等
论文成果
期刊论文/毕业论文/应用文/代写/发表/翻译/成果编撰/出版等
 
多巯基阳离子共聚物合成与凝胶化反应研究
添加时间: 2019-7-24 15:55:30 文章来源: 文章作者: 点击数:937
刘瑞雪,樊晓敏,李义梦,傅晓明,张晓静
(郑州轻工业学院,材料与化学工程学院,郑州,450000)
中图分类号:TQ316.6 文献标识码:A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21474092);留学归国人员择优资助;校博士基金
通讯联系人: 刘瑞雪,主要从事智能凝胶、生物高分子凝胶的研究,E-mail
lrx1218@hotmail.com; 张晓静,E-mailzhangxj@zzuli.edu.cn
摘要:为探索可注射水凝胶的原位凝胶化,本文合成了部分羟基转化为巯基的阳离
子 共 聚 物 聚 ( 甲 基 丙 烯 酸 -β- 羟乙酯 - 甲 基 丙 烯 酰 氧 乙 基 三 甲 基 氯 化 铵 )
HS-P(HEMA-co-DMC)),既与含阴离子的无机纳米粒子 Laponite RD 经二硫键/
子键协同作用形成自支撑的复合水凝胶,也与多烯基化合物发生“thiol-ene”反应,
形成共价键交联的水凝胶。通过
1
H NMR、元素分析、扫描电镜、流变测量和称量
法研究了共聚物和凝胶的化学组成、形貌、流变性能和溶胀行为。结果表明,共聚
物中约 1/10 的羟基转化为巯基,二硫键/离子键协同作用比“thiol-ene”法制备的水
凝胶具有更致密的孔洞结构和更高的模量。
关键词:阳离子共聚物;巯基;二硫键/离子键协同作用;“thiol-ene”;水凝胶
Synthesis and gelation reaction of cationic copolymer containing sulfhydryl
groups
Ruixue Liu*, Xiaomin Fan, Yimeng Li, Xiaoming Fu, Xiaojing Zhang*
School of Material and Chemical Engineering,Zhengzhou University of Light
Industry,zhengzhou450000,China
ABSTRACTFor investigation of in-situ gelation of injectable hydrogels, some hydroxyl
groups transforming into sulfhydryl groups in the side chain of cationic copolymer of Poly(2-Hydroxyethyl methacrylate-co-Methacryloxyethyltrimethyl ammonium chloride))
(HS-P(HEMA-co-DMC))were synthesized in this paper. The resulted copolymers formed
self-standing hydrogels both by disulfide/ionic bond coordination with inorganic
nanoparticles of Laponite RD containing negative charges and by "thiol-ene" click
reaction with compounds containing alkenyl groups to form covalent crosslinking
hydrogels. The copolymers structure and composition, hydrogel morphology, rheological
properties and swelling behavior were investigated by
1
H NMR, elemental analyzer,
scanning electron microscopy (SEM), rheology and weighing method. The results show
that the about 7.7% of hydroxyl groups on the copolymer successfully tansform into
sulfhydryl groups. Hydrogels prepared by disulfide /ion bond coordination has thinner
and more uniform hole structures and higher modulus than these by "thiol-ene" click
reaction.
Keywords: cationic copolymersulfhydryl groupsdisulfide/ionic bond coordination
thiol-ene”;hydrogel
1.引言
1960WichterleLim在《自然》上报道了由聚甲基丙烯酸-β-羟乙酯制备的
首例水凝胶用作隐形眼镜以来
[1]
,水凝胶由于良好的生物相容性、多孔性及与生物
组织相似的富含水性,已经在包括隐形眼镜、卫生产品、组织工程、药物的输送与
控制释放以及伤口敷料等生物医药研究和产品开发方面取得了发展
[2, 3]
凝胶的可注射性及原位凝胶化,减低了手术的创伤面,降低了患者的费用和痛
苦,因此可注射水凝胶原位凝胶化在临床上有着极为重要的应用价值
[4-6]
。可注射水
凝胶一般经物理或/和化学交联法获得
[4]
。物理水凝胶由氢键、离子键、偶极-偶极、
静电引力或疏水相互作用等次级作用力单独或共同作用于水溶性高分子链
[7, 8]
,成型
迅速,但需要足够量的键合点才能形成一定强度的凝胶,且容易随环境(如温度、
离子强度或 pH)发生可逆变化
[9]
。通常化学键交联的水凝胶强度高,成型后不会发生逆转,通过控制交联密度调节凝胶的强度,容易将一些功能基团(如可降解基团)
引入主链中,但常需要加入一些有潜在生物毒害的凝胶促进剂(如小分子的引发剂、
交联剂)
[10]
,因此限制了化学水凝胶在生物医用领域的应用。而最近发展起来的无
铜催化的叠氮-炔环加成
[11]
Diels−Alder 双烯加成
[12]
,巯基-(thiol-ene)加成
[13]
等由
于反应条件温和、无需外加催化剂、反应迅速等特点,为可注射凝胶的原位化学交
联成型开了一扇窗。尤其是“thiol-ene”的原料广泛、制备简单,反应条件温和、
反应快速高效等优点,在可注射凝胶的药物输送及软组织修复等方面研究发展迅速
[13-16]
高性能的可注射水凝胶通常需要注射前驱体到达病灶位置后,原位发生物理和
化学交联,同时满足既瞬时成型、又具有共价交联的弹性和强度的特性。侧链烯基
功能化修饰的P(NIPAm-co-HEMA-acrylate)与侧链巯基功能化的PNIPAm或多巯基
化合物在pH=7.4,浓度0.1 NPBS溶液中在37℃下形成了物理-化学交联水凝胶
[17, 18]
凝胶化反应分别经历了温度诱导的PNIPAm链疏水相互作用(物理交联)和迈克尔
型巯基-烯加成(化学交联)两种交联机理,形成的凝胶具有更低的溶胀性、更高的
弹性。
本文设计合成了一种含有羟基、巯基和铵根阳离子的水溶性共聚物巯基-聚(甲
基丙烯酸-β-羟乙酯-co-甲基丙烯酰氧乙基三甲基氯化胺)(HS-P(HEMA-co
-DMC))。共聚物在外加二烯基单体(聚乙二醇双丙烯酸酯,PEGDA)或表面带有
负电荷的片状锂皂石(Laponite RD)存在下,发生物理/化学交联反应,形成多种交
联模式共存的复合水凝胶
[19]
2.实验部分
2.1 试剂
甲基丙烯酸-β-羟乙酯(HEMA)、甲基丙烯酰氧乙基三甲基氯化铵(DMC)、
过硫酸铵(APS)、聚乙二醇二丙烯酸酯(PEGDA)均为分析纯,购自阿拉丁试剂上
海股份有限公司。硫脲(分析纯),购自梯希爱(上海)化成工业发展有限公司。无
水甲醇、丙酮、浓盐酸、氢氧化钠均为分析纯,购自天津市科密欧化学试剂有限公司。无机纳米粒子锂皂石(Laponite RD),购自科耐欧贸易(上海)有限公司。
2.2 HS-Poly(HEMA-co-DMC)的合成
共聚物合成分两步进行,即先合成 HEMA DMC 的共聚物,而后将共聚物链
上的部分羟基被巯基取代,最终得到分子链中同时含有羟基、巯基和铵根阳离子的
共聚物 HS-Poly(HEMA-co-DMC)具体合成路线如下:
1P(HEMA-co-DMC)的制备:适量的 HEMA DMC(HEMA DMC 摩尔
比为 5:1)溶于无水甲醇中,以 APS 为引发剂,氮气保护下于 50℃的反应瓶中反应
24 小时。无水甲醇稀释所得聚合物溶液,用无水丙酮沉淀,获得白色固体粉末,真
空干燥后备用。
2HS-P(HEMA-co-DMC)的制备:根据 H. Kofod 的文献报道
[20]
,称取适量的
硫脲(硫脲与 HEMA 单元的摩尔比为 1:10),在磁力搅拌下,慢慢加入浓盐酸和水
的混合溶液中(盐酸和硫脲等摩尔),完全溶解后,再缓慢加入预先溶于水中的
P(HEMA-co-DMC)50℃下反应一天,得到无色透明的溶液。上述溶液在氮气保护
下,于冰水浴、搅拌下加入预制的 20M NaOH 水溶液,获得乳白色沉淀物。去除
上层溶液,用少量无水甲醇溶解沉淀物,大量丙酮沉淀,重复三次,得到白色粉状
物质,真空干燥后氮气保护下密封、冷藏。
2.3 多种交联模式共存的复合水凝胶的制备
1)二硫键-离子键交联复合水凝胶的制备 一定浓度的 HS-Poly(HEMA-co-DMC)
(或 P(HEMA-co-DMC))水溶液和分散在去离子水中的 Laponite RD 按一定比例相
混合,充分混合后,pH 调节至 8.0,置于 65℃水浴中平衡一天,得到稳定的复合水
凝胶。
2 ) thiol-ene 法 制 备 复 合 水 凝 胶 氮气保护下 , 一 定 质量的
HS-P(HEMA-co-DMC)(或 P(HEMA-co-DMC))溶于水中,加入 PEGDA(巯基摩
尔数的二分之一)和微量 APS 做助引发剂,调节溶液 pH 值为 7.4,溶液充分混合
后,放在 37℃的水浴锅中恒温反应 24 小时,获得稳定的复合水凝胶。
2.4 表征 美国 Thermo Fisher 公司 HAAKE MARSⅢ型哈克流变仪,测试温度 25℃,样品
应变扫描过程中,其应变的扫描范围为 0.1-1000%,测量时频率设为 1Hz。采用美
国布鲁克 Cryoprobe 核磁共振仪,以 D-DMSO 为溶剂对聚合物进行分析测试。使用
日本 JEOL 公司 JSM-7001F 型扫描电子显微镜对水凝胶内部结构进行表征。
3.结果与讨论
3.1 HS-P(HEMA-co-DMC)的合成与表征
HEMA DMC 为共聚单体,分别经自由基聚合和巯基转化反应,制备了侧
链含有羟基、巯基和铵根阳离子的共聚物 HS-P(HEMA-co-DMC),采用核磁和元素
分析法表征了聚合物的结构。图 1 为巯基化前后的共聚物的
1
H NMR 图。所用的溶
剂为二甲基亚砜(D-DMSO)。HS-P(HEMA-co-DMC)a)与巯基化之前的共聚物(b)
1
H NMR 相比,分别在=2.13.2 以及 4.05 附近出现了新的化学位移,分析认为
4.05 附近的三重峰为-CH2CH2SH 的亚甲基化学位移,3.2 附近的多重峰为-CH2SH
的化学位移,-SH 基团活性高,其化学位移一般在 0.5-2.5ppm 区间,认为在 2.1
近出现的峰位为-SH 的化学位移
[21]
。因此,核磁分析结果可以初步确定采用硫脲巯
基化反应,可将 HEMA 单元上的部分羟基转化为巯基,形成侧基上同时含有羟基、
巯基和铵根阳离子的多功能性共聚物 HS-P(HEMA-co-DMC)
Fig.1
1
H NMR of HS-P(HEMA-co-DMC) (a)and P(HEMA-co-DMC) (b).
为进一步验证羟基的巯基转化,巯基化产物提纯后对其进行元素分析,结果为
碳(48.19%)、氮(1.499%)、氢(15.1%)和硫(1.274%)。巯基化反应之前
P(HEMA-co-DMC)DMC HEMA 的单元摩尔比为 1:5,元素分析实测计算结果
共聚物中组成比为 DMCHEMA=1:4.74,接近于理论值,证明合成出了预定比例的阳离子共聚物。巯基化转化反应中,理论上将 HEMA 中羟基的 1/10 转化为巯基,
HS-P(HEMA-co-DMC)中硫元素所占比例应为 1.648%,而实际值为 1.274%,稍
小于理论值,这说明采用这种巯基转化法可以将硫元素引入共聚物,实际转化率约
77%
3.2 二硫键/离子键协同作用形成无机纳米粒子增强的复合水凝胶
Laponite RD 在水中分散,形成表面带有负电荷的直径约 25nm、厚度约 1nm
盘状纳米粒子
[22]
, 常 用 于 纳 米 粒 子 增 强 剂 制 备 复合材料
[23]
。 带正电的
HS-Poly(HEMA-co-DMC)水溶液和带负电的 Laponite RD 水分散体系均为透明的流
动液体,两者可与任意比相混合。在静电引力的作用下,在一合适的比例范围内混
合体系迅速变为非流动的固相状态,若调节体系 pH 值至弱碱性,混合物中的共聚物
侧链巯基之间发生偶合,整个体系形成二硫键/离子键协同作用的复合水凝胶。如图
2 所示,HS-P(HEMA-co-DMC)5%的质量分数)和 Laponite RD0.5%的质量分数)
水溶液相混合,调节 pH 8,在 65℃下平衡一天,获得接近透明的自支撑复合水
凝胶,这种水凝胶具有一定的机械强度,但在形成水凝胶的过程中,有大量的水被
释放出来,根据干燥前后的质量比确定凝胶网络中含水量为 78%的质量分数。巯基
化之前的共聚物作为参比实验,发现仅含有铵根阳离子的 P(HEMA-co-DMC)在相同
条件下也可以和 Laponite RD 形成水凝胶,同样在凝胶形成过程中脱除部分水分,
所得凝胶的透明度略高于 HS-P(HEMA-co-DMC)形成的水凝胶。
Fig.2 Scheme of preparation of composite hydrogel by disulfide/ion bond coordination.
3 为复合水凝胶的模量和损耗因子(tan)随应变(Strain)变化的流变结果,
其中(a)为凝胶模量随应变的变化,(b)为凝胶损耗因子随应变的变化。由(a)可以
看出,两种凝胶的储能模量 G′均大于损耗模量 G″,且和预测结果相一致,由
HS-P(HEMA-co-DMC)形成的复合水凝胶的储能模量 G′HS-P(G′)=3,468Pa)是P(HEMA-co-DMC)形成的凝胶储能模量(P(G′)=2,100Pa)的 1.65 倍,且凝胶在应变
量为 30%以内(Strain<30%),模量不随应变变化,证明凝胶内部结构均匀、稳定。
通常,凝胶的储能模量 G′降为应变量为 1%的储能模量的 0.95 倍时对应的应变值,
称 为 临 界 应 变 , 记 为 *
[24]
, 根 据 * 的 大 小 来 衡 量 凝 胶 的 抗 形 变能力 。
HS-P(HEMA-co-DMC)/Laponite RD 复 合 水 凝 胶 的 * 值 为 38% , 而
P(HEMA-co-DMC)/Laponite RD 复合水凝胶的*值约 18%,由此可以判定经二硫键/
离子键协同作用形成的复合水凝胶具有更好的抗形变能力。值得一提的是,这种二
硫键/离子键协同作用的复合水凝胶在应变达到 300%时储能模量和损耗模量相交,
代表凝胶内部结构完全被破坏,充分证明了 Laponite RD 的片层纳米结构的增韧性
能。
由图 3(b)可知,代表凝胶粘弹性的损耗因子 tan(=G"/G′,小于 1 表示体系为
有效交联的凝胶网络),反而是 P(HEMA-co-DMC)/Laponite RD 复合水凝胶具有更
好的弹性行为(tan约 0.18)。这可能是由于 HS-P(HEMA-co-DMC)链段中含有多个
巯基,改变体系 pH 促进巯基氧化形成二硫键既可发生在分子间的巯基基团之间,
也可发生在分子内的巯基基团之间。若发生在分子内的巯基基团之间就会造成共聚
物分子环化,减小了共聚物分子链在 Laponite RD 之间的交联作用,使得凝胶粘性
增大,表现为 tan值较高。P(HEMA-co-DMC)则由于分子内正电荷的静电斥力,更
倾向于吸附在电荷不同的 Laponite RD 表面,从而可形成有效的离子键交联,tan
值相对较小。
Fig.3 Strain amplitude dynamic rheology data for HS-P(HEMA-co-DMC) and P(HEMA
-co-DMC) composite hydrogels, respectively. The data were obtained using solid content
22%.
另外还考察了复合凝胶的压缩性质,如图 4 所示,两种复合水凝胶均具有典型的压缩应力-应变性质,具有一定的抗压缩形变能力,压缩形变可达 93%,但
HS-Poly(HEMA-co-DMC)/Laponite RD 复合凝胶具有更高的压缩强度(265 KPa),
约为 P(HEMA-co-DMC)/Laponite RD 压缩强度(69 KPa)的 4 倍。这也充分验证了
共聚物分子中引入巯基,在形成凝胶的过程中巯基之间形成二硫键,使凝胶的力学
性能增强,因此,多巯基的共聚物 HS-Poly(HEMA-co-DMC)Laponite RD 形成了
力学性能更强的凝胶体系。
Fig.4 Compress Stress Vs strain curves of P(HEMA-co-DMC)(a) and HS-P(HEMA
-co-DMC) (b) composite hydrogels, respectively.
3.3 “thiol-ene”加成法合成 HS-P(HEMA-co-DMC)/PEGDA 复合水凝胶
thiol-ene”加成法是一种快速、绿色的原位凝胶化反应
[17, 18]
,常用于生物软
组织修复研究。本文设计的侧基含多巯基的阳离子共聚物 HS-P(HEMA-co-DMC)
有良好的水溶性,与双丙烯酰氧基封端的短链聚乙二醇(PEGDA)相混合,一定条
件下发生“thiol-ene”加成反应,形成透明的交联水凝胶,合成路线如图 5 所示。
研究发现,反应速度和溶液浓度、pH、温度成正比,助催化剂可以加快反应速
度,分析认为微量的过硫酸铵(PEGDA 3‰)为助引发剂时更有利于巯基转化为
硫自由基。P(HEMA-co-DMC)代替 HS-P(HEMA-co-DMC),其它反应条件相同,则
只得到了乳白色絮状粘性溶液,从而证明微量的过硫酸铵只起到助引发剂的作用,
所得凝胶主要由 HS-P(HEMA-co-DMC)链上的巯基和 PEGDA 的烯基基团之间发生
thiol-ene”加成,形成均相的透明凝胶。此方法制备的水凝胶具有一般共价水凝
胶的脆性和吸水溶胀性。以 22%HS-P(HEMA-co-DMC)形成的水凝胶为例,凝胶
干燥后浸泡在水中仍具有较好的吸水性,吸水后凝胶重量约为干胶的 5 倍。Fig.5 Scheme of preparation of HS-P(HEMA-co-DMC)/PEGDA composite hydrogels
bythiol-eneaddition.
6 为聚合物质量分数为 22%HS-P(HEMA-co-DMC)PEGDA 经“thiol-ene
反应形成的复合水凝胶的模量和损耗因子随应变变化曲线图,其中(a)为凝胶模量随
应变的变化,(b)为凝胶损耗因子随应变的变化。由(a)可以看出,体系储能模量 G′
大于损耗模量 G″,即“thiol-ene”合成法形成了稳定的 HS-P(HEMA-co-DMC)/PEGDA
复合水凝胶,其储能模量(1,484 Pa)比 HS-Poly(HEMA-co-DMC)/Laponite RD
合水凝胶低(3,468 Pa)了近 2.3 倍,进一步证明无机纳米粒子的对凝胶的增强作用。
由图 6(b)可知,HS-P(HEMA-co-DMC)/PEGDA 复合水凝胶的损耗因子为 0.013,
反而比 HS-P(HEMA-co-DMC)/Laponite RD 复合水凝胶(tan=0.34)具有更好的弹
性行为。这是由于“thiol-ene”法制备的凝胶为共价交联,对凝胶的弹性行为贡献
更大。HS-P(HEMA-co-DMC)/Laponite RD复合水凝胶中则既有二硫键的共价交联,
又有静电引力的物理交联,表现为较高的粘性行为。
Fig.6 Strain amplitude dynamic rheology data for HS-P(HEMA-co-DMC)/PEGDA
hydrogels prepared bythiol-eneaddition. The data were obtained using solid content
22%.
3.4 凝胶的微观结构比较
图 7 为不同条件下制备的 HS-P(HEMA-co-DMC)水凝胶的 SEM 图。图中(a
为“thiol-ene”加成法制备的水凝胶的微观结构。凝胶为多孔的三维网状结构,孔径大小约几十个微米,但孔径分布不均匀,孔壁为厚重的橡胶状物质,说明分子链
较为柔软。与之相比,(b)为 HS-P(HEMA-co-DMC)/Laponite RD 复合水凝胶的微
观结构,可以看到,孔径小,多为几个微米,壁薄且为坚韧的层状结构,这与 Laponite
RD 的片层纳米颗粒在凝胶形成中的主导作用相一致。
Fig.7 Scanning electron micrographs of freeze dried samples of prepared by
thiol-eneaddition (a) and (b) by disulfide/ion bond coordination, respectively.
4.结论
经自由基聚合和巯基转化法两步合成了侧基含有巯基、羟基和铵根阳离子的共
聚物 HS-P(HEMA-co-DMC)。这种聚合物与无机纳米粒子 Laponite RD 在二硫键/离
子键协同作用下形成具有一定机械强度的自支撑复合水凝胶,固体物质质量分数为
22%的凝胶储能模量达 3,468Pa,损耗因子为 0.34,表现出明显的含物理交联点的凝
胶黏弾性行为。HS-P(HEMA-co-DMC)PEGDA 经“thiol-ene”加成法合成共价键
交联的水凝胶,相同物质含量时其储能模量为 1,484Pa,而损耗因子低达 0.013,为
典型的共价交联凝胶的黏弾性行为。凝胶的机械性能的调节性和生物相容性有待进
一步研究。两类凝胶化反应都是在只改变体系 pH 值时就可以发生,凝胶的微观结
构疏松多孔,在生物软组织修复及医疗整形等领域有很好的应用潜力。
参考文献
[1] Wichterle O., Lim D. 1960, 185, 117-118.
[2] Hoffman A.S. Advanced drug delivery reviews, 2012, 64, 18-23.
[3] Caló E., Khutoryanskiy V.V. European Polymer Journal, 2015, 65, 252-267.
[4] Overstreet D.J., Dutta D., Stabenfeldt S.E., et al. Journal of Polymer Science Part B: Polymer Physics,
2012, 50(13): 881-903.
[5] Daculsi G., Durand M., Fabre T., et al. IRBM, 2012, 33(4): 254-262.
[6] Ruvinov E., Cohen S. Advanced drug delivery reviews, 2016, 96, 54-76.
[7] Chen Y., Guan Z. Chemical Communications, 2014, 50(74): 10868-10870.[8] Zhang Y., Li Y., Liu W. Advanced Functional Materials, 2015, 25(3): 471-480.
[9] Appel E.A., Forster R.A., Rowland M.J., et al. Biomaterials, 2014, 35(37): 9897-9903.
[10] Lin C.-C. RSC advances, 2015, 5(50): 39844-39853.
[11] Kolb H.C., Finn M., Sharpless K.B. Angewandte Chemie International Edition, 2001, 40(11):
2004-2021.
[12] Nimmo C.M., Owen S.C., Shoichet M.S. Biomacromolecules, 2011, 12(3): 824-830.
[13] Hoyle C.E., Bowman C.N. Angewandte Chemie International Edition, 2010, 49(9): 1540-1573.
[14] Hoyle C.E., Lowe A.B., Bowman C.N. Chemical Society Reviews, 2010, 39(4): 1355-1387.
[15] Nair D.P., PodgóRski M., Chatani S., et al. Chemistry of Materials, 2013, 26(1): 724-744.
[16] Kharkar P.M., Rehmann M., Skeens K.M., et al. ACS Biomaterials Science & Engineering, 2016, 2(2):
165-179.
[17] Bearat H.H., Lee B.H., Vernon B.L. Acta biomaterialia, 2012, 8(10): 3629-3642.
[18] Lee B.H., West B., Mclemore R., et al. Biomacromolecules, 2006, 7(6): 2059-2064.
[19] Sun J.-Y., Zhao X., Illeperuma W.R., et al. Nature, 2012, 489(7414): 133-136.
[20] Kofod H. Organic Syntheses, 1963, 4, 491-493.
[21] O'shea T.M., Aimetti A.A., Kim E., et al. Advanced Materials, 2015, 27(1): 65-72.
[22] Balnois E., Durand-Vidal S., Levitz P. Langmuir, 2003, 19(17): 6633-6637.
[23] Liu S., Russell D.H., Zinnel N.F., et al.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Chemical Society, 2013, 135(11):
4314-4324.
[24] Chougnet A., Audibert A., Moan M. Rheologica Acta, 2007, 46(6): 793-802.
 
@Kcpaper 工作室 2009-2021 版权所有:科创工作室 1024*768显示最佳 皖ICP备12010335号-9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